環境公義與資源分配

環境公義 (environmental justice) — 相信這個字詞對很多關心社會時事的朋友並不陌生,意思是要平衡環境利益和負擔,使到每一個人能同時享受潔淨環境所帶來的好處和污染所帶來的傷害。

在現代公民社會,爭取環境公義可算是市民心目中的一項核心價值。無論是填海、堆填區擴建、或建造變電站,當工程影響了倡導者的環境利益,他們勢必以抗爭手段阻止工程進行,保護自身居住環境。

有人認為奉行環境公義的倡導者是自私自利,他們為了自身利益卻損害了整個社會的福祉,導致一些迫切性的社會問題未能及時解決。對於這種說法,恕筆者並不認同。首先,筆者認為捍衛自身利益是普羅大眾應有權利。再者,社會上人人平等,任何人均可以就不公義的事情在社會上發聲,為何捍衛自身環境利益的倡導者卻要被剝奪發言的權利?

政策執行者總不能夠滅絕反對聲音,但他們可以透過科學化的經濟資源分析,制訂更完善的資源分配政策,解決倡導者所指的環境不公義,而其中一項資源分配政策就是利用願意付出能力 (willingness to pay) 來解決環保公義提倡者的願意接受能力 (willingness to accept)。

願意付出能力解釋了政府所願意付出的賠償來換取市民支持厭惡性設施或不公平的環境政策,例如:政府為居民建造游泳池,以換取市民支持焚化爐興建。另一邊廂,願意接受能力則解釋了市民為承擔某厭惡性設施或不公平的環境政策所接受的最低賠償,例如:電力公司達到了免除電費這個市民最低限度的要求,市民接受了在後花園建變電站。從經濟角度來說,當願意付出能力和願意接受能力達到平衡的時候,任何環境公義問題就會得到妥善解決。

當然政策制訂並不是那麼簡單,願意付出能力很大程度上亦要看實際可付出能力 (ability to pay),比如說:你會否願意每月向環保團體支付一萬元,為南印度洋的海洋生態保育?若然你身家豐厚,你當然毫不介意付出這一萬元作環境保育。然而,作為社會上99%的節衣縮食打工仔一員,筆者相信你絕不會支付這一萬元了,因為:(一)你沒有這個能力、(二)就算你借錢為海洋生態付出,你都不會看到即時得益。既然如此,你為何要犧牲小我來成就大我?就這樣,利益集團往往因為實際可付出能力限制,卻只會以最低廉的補償方式,迫使市民接受不公平的環境政策或厭惡性措施,導致環境不公義的情況頻頻出現。

說到底,環境公義並不是甚麼公義平等運動,而是一項資源角力比賽。作為參賽者的倡導者和利益集團,兩方均用盡全身的力量,在談判桌上,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贏的一方固然會得到最佳的生活環境。輸的一方,相信只好繼續沉默地忍受環境滋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