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徵費!經濟誘因?

近日,環境局及環保團體均指出大部分市民支持垃圾徵費。他們亦指出該政策能利用經濟誘因,解決當前的都市固體廢物問題及提升整體回收率,以達致可持續發展。然而,從經濟學角度分析,垃圾徵費是否像環境局及環保團體所言,能真正減少都市固體廢物?還是,該政策將會產生更多問題?筆者試用三方面來分析。

政策如徵基層懲罰稅

其一是市民負擔能力。高收入家庭負擔能力高,他們對於幾十元的垃圾徵費當然是微不足道;但對於一班低收入家庭,任何形式的徵費都可能是削弱他們收入的一部分。再者,大多數低收入人士都較為知慳識儉,物盡其用,他們又豈會製造和浪費垃圾?因此,垃圾徵費對於一眾低收入家庭可能是一種懲罰性稅項:低收入家庭不會因徵費而大幅度減廢,但卻會令他們帶來沉重負擔。

其二是垃圾徵費只會令廢物象徵式減少。九十年代初,美國西雅圖為減少都市固體廢物,把全市實施廢物徵費,逼使市民購買專用垃圾袋來裝載所有拋棄的廢物。然而,聰明的西雅圖市民卻發明了一招名為Seattle Stomp (翻譯:西雅圖重踩)。西雅圖市民先把垃圾體積踩扁,再放入專用垃圾袋。這個動作除了令垃圾袋可以裝載更多垃圾,也同時減少了每個家庭須購買垃圾袋的次數,對當地居民來說可算是一舉兩得。不過,正因為這種做法,西雅圖送往堆填區的廢物卻沒有大大減少,導致當地政府一方面收取廢物徵費,另一方面就繼續把大量垃圾送往堆填區。

其三是龐大的行政費用。香港人精打細算,想盡辦法慳錢,這種觀念並不是問題。然而有一部分人為慳錢而逃避徵費,不負責地把自己的家居垃圾棄置在後樓梯或街上的專用垃圾桶內,試問我們需要動用多少資源來聘請執法人員來打擊這些違法行為?又或者在市民購買專用垃圾袋的過程中,屋苑或政府需承擔出售專用垃圾袋的責任,而兩者亦均須要政府資助來聘請銷售人員出售專用垃圾袋。政府有否考慮過這些額外的行政支出?

效星建焚化爐減爭議

事實上,環境局還有許多較可行的方法來解決都市固體廢物。例如,加大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力度,向更多屋苑提供廚餘回收機。又或者,向香港綠色建築議會埋手,要求任何領取該會認證的Beam Plus Project必須裝置廚餘回收機。甚至乎效法新加坡,在外海建新型焚化設施,減少社區爭議。這些方法的效益可能比起垃圾徵費更高。政府是否需要那麼逼切 推行垃圾徵費?

<文章刊登於2012年12月14日星島日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